洪韪
2019-06-30 07:29:23

  位于英国谢斯菲尔德的克鲁斯堡,是一座建于1971年的剧院。但每年4月,它都属于斯诺克,这个悠久的剧院是所有斯诺克球手心中的圣殿,也是所有选手想征服的地方。

  已有种子发“霉”

  本届世锦赛次日,已有种子出局。昨天前世界冠军达赫迪10比5淘汰世界排名第6的宾汉姆,9年来在克鲁斯堡获得首场胜利。而世界排名第13位的马奎尔9比10遭瑞恩・戴淘汰出局。

  爱尔兰名将达赫迪是1997年世界冠军,本场比赛0比3落后时开始追赶,前九局结束仅以4比5落后宾汉姆一局。第二阶段,达赫迪直落7局,以10比5获胜。45岁的达赫迪是本届世锦赛年龄最大的球员,老将将第一个种子选手送出局。

  一路落后的马奎尔表现的相当顽强,追回3个赛点才将比赛拖入决胜局,可惜瑞恩・戴轰出一杆92分,马奎尔成为第二位被淘汰的种子选手。

  小胖子墨菲世锦赛的战绩一直不错,昨天虽然他数度落后,但还是凭借决胜局的胜出晋级。中国小将肖国栋未能制造冷门,被卡特淘汰。

  爆冷的温床

  近几年,克鲁斯堡成为种子选手的噩梦,每年都有大量冷门出现。2012年,“眼镜侠”古尔德(12号种子)输给世界排名仅68位的吉尔伯特,成为首位出局的种子选手。那一年共有8个种子选手出局,追平了1992年的最冷纪录;2013年,出局的选手名气更大,塞尔比、罗伯逊、希金斯三大顶尖高手首轮出局。

  世锦赛首轮就采用罕见的19局10胜制度,决赛更是夸张地使用连打两天的35局18胜制,就是为了防止冷门出现,让有实力的选手走的更远。然而改制以来,一年到头12站PTC分站赛,外加最后的PTC总决赛,给了前十六强之外的选手更多的比赛机会。就在世锦赛开赛前十天,丁俊晖还在和罗伯逊争夺中国公开赛的冠军。所以相对来说,排名十六之外的选手,对于世锦赛的准备会更充分。这也是每年总有种子发不了芽的原因。

  正是因为有了一个个的冷门,才更好地展现了斯诺克的魅力。

  本报记者 秘晓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