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詈栀
2019-07-02 01:19:39

  叶江川

  年龄:52岁

  出生地:山西太原

  职务:中国国象总教练、中国国象协会秘书长

  称号:男子国际特级大师

  成绩:7次获国象全国冠军

  荣誉:培养出谢军、许昱华、侯逸凡三位女子世界冠军

  - 对话人物

  叶江川,中国国际象棋队总教练。在棋手时代,他曾7次获得国际象棋全国个人冠军,为中国棋史之最。走上教练岗位后,他手下的学生有谢军、许昱华、侯逸凡等,她们的共同称号是:世界棋后。

  - 对话动机

  不满18岁的侯逸凡最近造就了一连串的奇迹,先是卫冕棋后,然后又终结小波尔加对女棋手20年不败的神话。叶江川是如何把侯逸凡带到这个高度的呢?在他眼里,谢军和侯逸凡谁更有天赋?如果现在能来上一盘棋,他和侯逸凡谁会赢?在一串疑问后,记者走访了中国国际象棋的奠基人:叶江川。

  - 叶门弟子

  谢军 四届棋后

  许昱华 2006年棋后

  侯逸凡 在位棋后

  【成长】 国际象棋界的陈景润

  新京报:不满18岁的侯逸凡已是世界棋后,你18岁才学国际象棋,什么感觉?

  叶江川:那是那个年代的特有现象,当时下国象的人非常少,能走上这条路非常偶然。我当时也面临抉择,不知是该选择下棋还是高考,最终还是走了专业道路,当时这个选择看起来比较险峻,但兴趣爱好在心理斗争中占了上风。

  新京报:“棋后”谢军说你是“国象界的陈景润”。

  叶江川:在我们那个年代,陈景润是个符号,除天资过人外,还是勤奋刻苦的象征,谢军的意思是说我比较刻苦。我学棋晚,有危机感,奋起直追才能赶上其他人,所以认真。

  新京报:你曾车轮战千人,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  叶江川:参加那个活动,不是为了破纪录,而是为了普及。得说效果不错,当时央视滚动新闻播出,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知道。

  新京报:你的等级分始终位列前茅,为什么离开一线?

  叶江川:2004年,我还排在中国第一位,但工作太忙,除了做总教练,还担任国象协会秘书长。精力不够,只好离开一线。现在也蛮好,为国象推广普及多发挥一些作用,这是一个棋类工作者的职责所在,也是情结所在。

  【从教】 带出三位中国棋后

  新京报:从谢军到许昱华,再到侯逸凡,四位中国“棋后”有三位出自你手。

  叶江川:这是历史赋予我的使命。我以前想做最优秀的棋手,我拿过七次全国男子冠军,史上最多。做了教练后,带出了几位世界冠军,应该说非常幸运。

  新京报:四夺世界冠军的谢军说有一半功劳应记在你名下,两次夺得棋后的侯逸凡说你功不可没,怎么看这些说法?

  叶江川:我觉得她们过奖了。除我之外,她们也得到了其他教练的帮助,同时她们能够成功,还是得益于天赋和勤奋。

  新京报:自己夺冠和帮助其他人夺冠,有何区别?

  叶江川:不太一样。自己下棋,更注重技术层面的事情,但是带棋手就完全不同,除了技战术分析外,还要精通心理,要激发队员的潜能,还要建立信任。

  新京报:你带队有什么优势?

  叶江川:带谢军时,我的成绩始终是全国前两位,所以她对我很信任。现在我的实力下降,但经验更丰富,同样能获得信任,而且是通过长期实践积累的信任。作为好教练,必须有一些好的成绩和经验,还要善于表达,另外,方法也是很重要的。

  【棋后】 谢军当年比小侯轰动

  新京报:谢军、许昱华和侯逸凡,有什么共性和不同?

  叶江川:她们都是那种坚韧且聪慧的女性,这也是她们很出色的原因。谢军作为开创者,所处年代较为艰难,环境艰苦,她付出的辛苦也是最多的。许昱华比谢军小六岁,很有特点。侯逸凡容易沟通,作为90后棋手而言,非常懂事。

  新京报:侯逸凡的努力程度不如谢军吗?

  叶江川:并不是说侯逸凡的投入就少,只是说因为环境变化导致工作强度有变化。网络时代的来临,让很多事情都起了变化。当时谢军想找一份棋谱很困难,我有很大一部分精力都用来忙这件事,而现在随意就能找到几万张棋谱。

  新京报:侯逸凡的影响力和20年前的谢军相比如何?

  叶江川:小侯的出现,对国象项目非常有好处,她两次赢得世界棋后,同时也两次赢得体坛风云人物的非奥项目大奖,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。但要说轰动程度,我想还是谢军在1991年首次夺得棋后时更轰动,从热度来看,要比现在更好,对国象推动普及作用很大。

  新京报:介意对侯逸凡进行商业开发吗?

  叶江川:侯逸凡是中国国象的代言人,也是我们的品牌,很希望能在商业开发这一块有所进展。国象是高雅项目,而侯逸凡所表现出来的智慧、勤奋的形象,也应该深受商家喜爱。目前这些构想还未实施,因为我们的重点不在经济利益,而希望能推动国象的发展。

  【生活】 喜欢山水派诗人王维、孟浩然

  新京报:你有微博,好像不常用?

  叶江川:注册以后,我只用过一次。微博是个非常好的交流平台,但我脑子里实在不能装下其他事了。

  新京报:棋迷都很好奇,你现在对战侯逸凡会怎样?

  叶江川:因为我久疏战阵,技艺上生疏了很多,如果非要对抗,我肯定要恢复一段时间,但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精力和时间都不允许。

  新京报:据说你喜欢读诗?

  叶江川:我喜欢山水派诗人,比如说王维和孟浩然,偶尔也看李白。我做棋手时,当时经常紧张,晚上睡眠不好。晚上我就让自己读一读这些诗,那些美的场景,有安神作用。现在我看的书较杂,军事、历史和时政方面的都有涉猎。

  新京报:如何评价国象在国内的发展情况?

  叶江川:势头越来越好,但还需要进一步宣传。长期以来,我们只有几位棋后得到了足够的宣传。

  新京报:和女队相比,国象男队给人的印象是成绩较差。

  叶江川:其实我们男队成绩并不差,他们已经三次获得世界团体亚军,去年差点夺冠。还是受到的关注不够,我们在宣传时更多偏重世界冠军,所以男队没有被大家了解。

  - 手记 谦和人生

  如果说胡荣华和聂卫平分别是象棋和围棋界的标志性人物,那么国象界的标杆当属叶江川了。这位培养过多位世界冠军的总教头,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非常谦和,没有架子。

  几年前,在一次全国国象联赛的场外,记者第一次见到叶江川。这位总教头说话声音很柔和,逻辑思维很清楚。他深知国际象棋想在中国发展,一定要得到很好的宣传。因此他对记者几乎是有问必答。在对话过程中,他的一个朋友远道而来,匆匆来到赛场后和他打着招呼。叶江川先是招呼了一下朋友,然后歉意地和朋友说,这边还有个媒体朋友等着采访,我们一会再聊。说罢,他接着接受采访,直到记者问完所有问题才离开。